老外的中国年|我在中国农村过春节

  • 日期:02-15
  • 点击:(987)


马克。马克莱文是中国民族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和博士,也是“中国政府友谊奖”的获得者。他于2005年来到中国,已经在中国生活了15年。说起春节,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第一次在中国农村深入体验的春节。

▲中国民族大学教授?马克莱文演奏和演唱中文歌曲。

从旧金山到北京

来中国之前,我在旧金山住了23年。因为我出生在二月,我的生日聚会通常伴随着鞭炮、汽车喇叭声和唐人街喧闹的庆祝活动,这恰好与中国农历新年的庆祝活动相吻合。在中国,这个盛大的节日被称为“春节”。

在中国工作和生活后,我意识到春节是中国最大最重要的节日。离家很远的家庭成员会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回家庆祝,就像美国的感恩节和圣诞节一样。孩子们还会期待收到家人的礼物。灿烂的烟花和震耳欲聋的鞭炮是节日的标准。

在美国获得社会学博士学位后,我来到了中国。在民族大学教书的时候,我也创作了中国主题和美国乡村音乐风格的歌曲。傅涵是我非常好的朋友和伙伴。我们一起完成了大量的录音工作,组成了一个“表里如一”的二重奏。如果你看到一个留着胡子的美国牛仔在后海谈论吉他,一个穿着中式服装拉二胡的漂亮女人,那可能是我们在表演!

去,去中国的农村!

2008年夏天,我收到傅涵和她父母的邀请,邀请我去他们位于湖北省西南部松滋市的家,庆祝2009年的春节。我欣然同意。这也成为我在中国度过的15年中最难忘的春节。

▲马克和傅涵的家人。

2009年1月22日,我从北京出发,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到达宜昌机场。从那里到松滋市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然后再花30分钟到达我们的目的地马水村,傅涵的家乡。这是我第一次乘车去中国内陆的湖北省,也是我在一个中国家庭的第一个春节。我很兴奋,也很期待。我们乘坐的出租车最终停在了一条狭窄的土路前,因为周围的灌木丛和树枝阻止了汽车向前行驶。所以我们下了车,开始步行,一边是树林,另一边是农场。穿过树林和一个小斜坡后,我们找到了傅涵父母住的房子。

傅涵的父母不会说英语,我的中文也相对有限。我只知道大约100个中文单词,但是我们都听过他们女儿的很多故事。看来我们已经变得非常熟悉了。语言障碍并没有阻碍我们的交流。

傅涵的妈妈学会了用英语说:“欢迎来到我们家!”我用中文回答:“谢谢!”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次非同寻常的旅行经历:第一次生活在中国家庭,第一次生活在中国农村,第一次体验真正的中国春节。

我的房间包括一间卧室和一间书房。里面有一张桌子,我可以写东西、作曲等等。因为天气寒冷,它已经降到冰点以下。热心的主人还为我铺了一床崭新的被子,还有崭新的床单和枕套。这间小卧室既漂亮又温暖。当然,主人为我准备的一切远比被子暖和。

▲马克和傅涵一家包饺子做得太久了。

傅涵的母亲带来了成袋的当地水果,葡萄柚和橘子,据说是在他们自己的地里种植的。我听说过葡萄柚,但我从未尝过。这也是松滋市的特产。此外,还有梨、苹果、花生和葵花籽。我把这些丰盛的食物放在长凳上,想在一周内吃完。结果,一天三顿丰盛可口的饭菜已经占据了我的胃,使我的计划落空了。

鱼,肉,对联!

傅涵家的第一餐是晚餐,大约10道菜。鱼和肉的烹调方式多种多样,从烟熏、油炸到炖,再到蒸,有些肉在美国很少见到,如猪耳朵、鸡脚、鱼头等。蔬菜基本上是自己种的,还有自己酿的米酒和豆腐。许多菜肴都是湖北的地方特产

我特别喜欢其中的两个。一种是具有湖北特色的“鱼糕”,它是将鱼肉、猪肉和鸡蛋混合在一起,蒸熟,切成条状,然后放在一起。味道非常软,糯和有弹性。另一道菜是“豆腐乳”,这在中国很常见。制作起来也很简单。将豆腐切成小块,让它发酵大约一周。洒上胡椒、黑胡椒和盐大约半个星期来调味。这种风味浓郁的小吃有一种古老的质感,是我的最爱。

在我去拜访之前,傅涵的父亲准备了几副红对联,上面有中国书法,表达他对新年的祝愿。除了自己家的贴纸,还有一副专门给我的,让我回北京去贴在门口。我仍然清楚地记得这幅对联的一般含义,那就是希望每天走上一段楼梯,就会迎来一个丰富而光明的未来。

傅涵的父亲也是一名民间音乐家,这我没想到。中国农村仍然有这样的音乐家。他会吹萨克斯管、长笛和中国传统二胡。我非常喜欢学中文歌曲。她的父亲自然成了我的老师。每天,他会教我唱两三个小时的中文歌曲。我学唱的第一首歌是中国国歌,因为2009年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他每天都会教我一些新歌。从傅涵家回到北京后,我写了一首中国民歌《中国农村的春节》。

马克和傅涵的父亲、叔叔、侄子和侄女一起学唱中文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