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建房施工人受伤责任如何承担?

  • 日期:01-27
  • 点击:(1899)


随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农民收入的增加,大量的修缮和新建房屋已经开始。长期以来,一些农村施工队一直负责在农村地区修建和修缮房屋。他们的安全意识不强,技术水平不高,施工设备简陋,缺乏监督管理。因此,农村房屋建设引发的各种人身伤害纠纷也日益增多。一旦工人在房屋建造过程中发生人身伤害或死亡事故,房屋所有人和承包商通常都认为他们不应该承担责任。双方之间的矛盾很大,调解也很困难。最近,沛县人民法院审理了两起农村建房造成人身伤害的案件。房主和建筑商有不同的合作方式,需要承担不同的法律责任。

安排他人拆除房屋并未提供承担主要责任的安全措施

案例回顾:2013年,一名局外人吴某与被告王某见面聊天。吴某希望王某在接到项目组的工作后能带他一起去。王某很自然地同意了这一点,并且两人就此事分别达成了一致。一个局外人刘谋在沛县张寨镇一家药店旁边有一栋房子。尽管刘谋已经与徐州的一家公司签署了土地置换协议,但刘谋一直在推动拆除该房屋,理由是无人拆除。

被告尤某是准备承包住宅区开发建设项目的工头。他已经和刘谋谈了很多次关于拆毁房子的事。刘谋同意后,尤某打电话给王某,要求他安排人拆除房子。所以王通过其他人告诉吴某,需要两个人来拆除房子。2013年10月17日,王某在未与原告顾某和吴某就赔偿事宜进行协商的情况下,一起拆除了该房屋。顾某在拆除屋顶瓦片时不小心从屋顶上摔了下来,受了多重伤害。经过多次讨论,本案被告仅支付了部分医疗费用。因此顾先生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赔偿总额超过8万元的损失。

在审理此案后,法院认为在此案中应适用过错责任原则。被告尤某认为自己已准备好承包徐州某公司开发的住宅区的建设,于是主动与刘谋商谈拆迁事宜。当刘谋说没有人力拆除房屋时,尤某打电话给被告王某,要求他安排人力拆除房屋。为此,王打电话给原告顾先生和其他人,要求他们在房屋拆迁中共同努力。因此,最终接受劳动服务的仍然是你。原告顾先生与被告尤先生之间已经形成劳动关系。被告作为接受劳动服务的一方,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但是,在房屋拆迁过程中,被告你方没有提供相应的安全防护措施,如安全网和安全帽,从而给原告造成人身伤害,被告你方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谷开来是一名从事高风险作业的妇女,没有配备防护工具,没有履行其安全护理职责。她在损害后果的发生上有一定的过失。根据原告顾先生与被告尤先生之间的过错程度,法院裁定被告尤先生应承担80%的赔偿责任。由于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王某是最终接受劳务的一方,也无法证明其过错,法院不支持原告王某应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

共同承包工程,负有指示过失的次要责任。

案件回顾:2016年3月,原告王联系被告朱,声称居住在张庄镇的潘(本案被告)有一个修建围墙和大门底部的项目,并询问朱是否愿意接手。于是朱建国找潘协商工程价格,最终决定以每米2000元的固定价格100元修建隔离墙。该项目是一个承包商,所有材料都由潘提供。

谈判结束后,朱领导包括原告王在内的十多人进行了施工。朱提供的施工工具包括

本案中,从双方及出庭证人朱某岗的陈述来看,包括被告朱某在内的所有参与施工的人员均有无法获得报酬的风险,施工人员与被告朱某之间不存在经济依赖关系;此外,施工人员在工作时自己携带一些工具。与其他施工人员一样,被告朱某的收入与工作时间或“工作点”有关。被告朱军和包括原告在内的建筑人员实际上结成了松散的合伙关系。被告朱只是合伙事务的负责人,与包括原告在内的施工人员没有劳动关系。法院不支持原告王声称与被告朱有劳动关系,以及他要求被告朱承担雇主责任的要求缺乏法律依据。

但是,在施工过程中,被告潘和被告朱协商了具体的施工要求。具体施工由被告朱安排。原告根据被告朱军的安排,在室外20厘米以外的地板上施工,造成伤害。被告朱某有某些过错。结合原告王某和被告朱某各自的过错程度,认定原告因事故造成的损失为原告王某责任的80%,被告朱某责任的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