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奇课”受热捧引思考 大学不该刻意取悦学生

  • 日期:01-26
  • 点击:(1373)


低沉仿佛充满笑声,是一个很好的教训。这是大众传播的要求,而不是大学的追求。

●我们的中学生缺乏理性思维的培养。如果大学再次沉溺于这种方式,它甚至会延缓他们的理性成长。

●主持人:这个记者?龚云丹

●嘉宾:李宏图(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

解放思想:最近,一门新课程叫什么?《柯南侦探与化学》试图将《柯南》中的场景融入教学,激发学生对化学的兴趣。课程一开始,配额立即被“第二次杀戮”拿走,并在网上引起争议。巧合的是,在美国最热门大学的课程介绍中,阿巴拉契亚州立大学有一门选修课,以哈利波特小说和电影为材料来研究“种族、阶级、时代、地区、空间使用以及多元种族主义在漫长历史中的作用”。这门课叫什么名字?“如果哈利波特是真的”。进入21世纪以来,世界各地的大学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新奇课程”。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李宏图:课程是否合适可以从学校类型、课程类型和受众来看。

国外精英和研究型大学提供的这类课程相对较少。至少我还没见过他们提供这样新颖的课程。毕竟,研究型大学的重要任务是引导学生进入专业研究体系。也许老师会在课堂上穿插生动的故事和有趣的案例,比如化学课提到侦探情节部分和古代炼金术,但是课程的题目不会是这样写的,因为它涉及到培养学生的目标取向。

除了课程类型之外。新颖性课程不适合作为专业课程。对于化学系的学生来说,化学专业课应该走一条深刻的路,而不是一条新颖的路。面对全校的公开课,如所谓的“通识教育课程”,学生的兴趣能否以新奇感为导向?在我看来,通识教育的方向是教给学生一门课程最基本的理论和方法,甚至是公民教育的内容。即使将来非专业学生忘记了所有的知识点,思维方法仍然留在他们的脑海中。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门课的好坏与新颖性无关。关键是课程的核心内容和方法是否到位。

解放观点:你认为课程应该迎合学生的喜好还是坚持学术传统?

李宏图:我的观点相当保守。学术界有一个学术体系,有很好的包装和噱头,但是如果这门课做得不好就没有意义了。如果这本书很好,而且充满了智慧和幽默,为什么它应该是一个噱头?贫困学生对阅读不感兴趣。用这种方法刺激他们并不坏,或者在一年级教这种课也不坏,但在其他年级不坏。把它放在研究型大学更不可取。

当然,有些课程也有可能“藏在深闺里”那么大学的课程选择列表也可以提供更多的老师和课程介绍,这样学生在选择课程时就能有一个好主意。现在它通过口口相传从高年级学生传给了低年级学生。与我们目前的选修课清单相比,国外大学的内容介绍书要全面得多。我手中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选课书侧重于课程内容和课程核心知识的介绍,比较详细,但课程名称仍然不华丽,很传统。

这种寓教于乐的指导更像是儿童的学前教育。如果当代大学只能用这种新颖的帽子吸引学生,那么只能说学生主体的选择偏好发生了变化。然而,在我的学年,如果我真的渴望知识,我不会选择这样的课程。学生的选择心理给了我们教育界一个提醒,值得我们对教育现状和未来教育模式进行深刻反思。

解放观点:也许从童年到成年的课程太无聊了,所以无论在哪个阶段,课程中任何有趣的教育方法都会让现代学生蜂拥而至。

李宏图:也许真正的症结在于“快乐”。快乐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刺激感官的快乐,第二种是刺激神经的快乐

然而,今天的学生对快乐的理解可能只停留在初级阶段。他们只认为研究是“痛苦的思考”,理性和学识代表无聊。这就是我们在教育中需要思考的:不是让学生真正享受高层次的思维乐趣,而是让他们觉得高层次的知识更无聊,加重痛苦的背诵和大量的问题。当你上大学的时候,你还必须用最基本的快乐来取悦学生,这可能根植于中等教育阶段。仿佛满屋笑声是一个很好的教训。这是大众传播的要求,而不是大学的追求。

解放思想:换句话说,许多学生从未学会理性思考?

李宏图:以高考历史试卷为例。英国历史考试提供材料和图片,允许学生根据这些材料从任何角度组织和分析问题。我们历史考试的基本模式是背诵书本知识,相应的答案就会完成。总的来说,学生的议论文写作能力相对薄弱,思维逻辑和发展过程也相对薄弱。当然,这不能归咎于学生,而是与高考模式有关。我已经多次呼吁学生在高中历史课上写一些历史论文,这样他们就可以尽快进入思考过程,而不能等到进入大学。

此外,许多大学教师自然认为好的研究和教学是好的,但事实上他们不是。为什么当提到“柯南”的时候这门课很受欢迎,因为它激发了学生对这门课的兴趣。如果学生不认识知识的传播渠道,教学任务就无法完成。然而,一些外国大学也禁止在某些课程中过度使用PPT,因为它阻碍了教师的思维,剥夺了学生思考的空间和时间。因此,我们目前的大学教育,也许包括教师和学生,仍然需要改进。

请记住,学生们已经阅读了大学的相关知识,必须学会独立思考和联系知识的能力。重要的不是知识本身,而是基于知识的思维能力的培养。研究型大学的使命是学习看似无用甚至不切实际的东西。这样的大学不迎合世界,而是用知识和智慧诠释和改造世界,引领世界前进。这是许多世界级大学的指导思想。

“新奇课程”被安排在社会公共交流和公共讲座中。我一点也不反对,但是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是不同的,不受欢迎的。也许我的观点会被批评为过于精英化和保守,但我始终认为大学不应该刻意取悦学生,这在今天的中国尤其重要,因为我们的中学生缺乏理性思维的培养,如果大学再这样放纵下去,将进一步延缓他们的理性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