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电器“下嫁”高瓴 “旧爱新欢”仍待磨合

  • 日期:03-10
  • 点击:(1819)


Original Title:格力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的“向下结婚”和“旧爱与新爱”仍有待破解。本报讯(广东记者徐学成)备受关注的格力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股权交易终于在12月2日晚“敲定”。该公司以近417亿元的成本成功赢得了格力电气的最大股东席位。根据双方达成的合作计划,高启资本将把部分收益转让给格力电气管理。相关分析显示,此次交易的结论反映出管理层仍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新治理框架下的格力电器能否满足混合改革的预期,将是资本与“旧势力”调和的最关键因素。

限制相当“苛刻”

12月2日,格力电气控股股东格力集团与高陵资本的子公司珠海明君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同意珠海明君以46.17元/股的价格接受格力电气持有的股(占格力电气总股本的15%),总转让价格为416.62亿元。交易完成后,珠海明君将持有格力电气15%的股权,而高旗资本将成为该公司的最大股东。

由于珠海明军成为股东后没有与公司其他股东进行一致行动、表决权委托、持股等安排,珠海明军仅有权提名3名董事,且不超过格力电气董事会的半数,格力电气将进入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高启资本来说,此次交易的限制相当“苛刻”。根据珠海明军与格力电气达成的协议,珠海明军41%的资金管理报酬和收入份额将由格力电气管理层及其投资实体珠海格力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格力投资”)享有,其中8%将以适当的方式分配给对格力电气做出重要贡献的管理层成员和员工。同时,珠海明君已向戈珍投资开放约24亿元的投资份额,不收取管理费用和执行合伙事务的报酬,也不提取超额收益。今后,各方还将推进格力电气的股权激励计划,给予管理层和关键员工不超过管理实体认可的格力电气4%的股份。

根据希尔豪资本透露的信息,上述安排正是珠海明君之前以书面邀请接受意向书的形式向格力电器管理层提出的合作计划。

此外,珠海当地政府也对高启的资金提出了相应的要求,包括:珠海明君承诺在直接或间接持有格力股份期间,不主动提出格力总部和注册地从珠海市迁走的任何建议和提案,并积极敦促各方确保格力总部和注册地不从珠海市迁走;如果任何股东对格力电器总部和注册地从珠海市迁址提出任何建议和提案,受让方承诺将出席股东大会并对该提案投反对票。此外,珠海明军还需要致力于有效的工业投资和战略资源引进,为珠海的经济发展。

新旧“力量”尚未调和。

通过对上述“限制”的梳理,不难发现格力电器的管理层在这个股权交易中心仍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众所周知,戈珍投资是董明珠在达成交易意向前亲自“指挥”建立的持股平台。所有股东都是格力电气的核心管理层。这也被视为格力电气管理层与新资本“玩游戏”的一张牌。根据希尔豪资本与格力电气达成的合作计划,管理层不仅将接受前者41%的资金管理报酬和收入,还将通过24亿元的投资份额和未来的股权激励计划持有格力电气的股份,并进一步增加持股比例

如果分销商和核心管理团队联手,战略资本将如何配置?11月2日,一位接近格力电子的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了这个问题。关键是,这一假设并非没有“考虑现实”的可能性。毕竟,交易完成后,高旗资本持有格力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比例并不具有绝对优势。分散的股份和没有实际控制人的情况确实预留了太多的“想象空间”。

同时,此人还指出,格力电气在此次交易中有“向下联姻”的意思,这意味着高级资本是弱势方。希尔豪资本之所以承诺不控制上市公司,可能正是因为它担心这会引起格力电气“老势力”的警惕。从长远来看,格力电气将引入更符合现代公司治理的“名义”股权结构。然而,战略资本与管理层和分销商的磨合将成为混合改革取得预期效果的关键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