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投摩根张淑婉:外资布局核心资产 确定性最大是消费

  • 日期:03-10
  • 点击:(1859)


证券市场红色周刊记者言和

外资已经对a股投资行为和定价模式产生了重要影响。此外,外资已成为a股行业的新动力,尤其是在消费类股趋势方面。这极大地影响了中国“核心资产”的定价。

外国投资加速,a股相继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富时罗素和S&P道琼斯上市。从持股情况来看,外资持有a股的市值与国内公开发行基金的市值之差继续缩小,外资在今年热门“核心资产”中的数字非常明显。在外资持续流入的情况下,中国“核心资产”的定价将如何变化?与美国股市相比,a股的“核心资产”有什么区别?今年表现强劲的消费和科技公司在2020年会表现如何?

本期《红周刊》特别邀请了上海投资摩根国际的投资总监张淑婉来解释这个问题。张淑婉认为,外资极大地影响了中国“核心资产”的定价,外资的审美偏好逐渐被国内市场所研究和模仿。此外,随着互联机制的成熟,鲁家通取代合格投资者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根据张淑婉的判断,从市场节奏来看,2020年上半年我们应该寻找科技股的机会,下半年我们预计将再次转向价值股,而消费类股一直是市场上最受关注的板块。

中长期资本和外资分配。

核心资产成为最重要的配置方向

《红周刊》:国内金融开放不断推进,如外资券商自由化和银行准入限制。这些政策的自由化将对a股市场产生什么影响?

张淑婉:随着过去几年外资的不断流入,外资已经成为影响市场趋势的重要变量之一,外资的审美偏好也逐渐被国内市场所研究和模仿。随着国内市场的制度化进程,a股市场将被提升到共同价值。

《红周刊》:取消对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投资额度限制是否会通过上述两种渠道加速外资流入?

张淑婉:RQFII和QFII投资额度的取消对整体来说影响不大。一方面,从目前对合格投资者和合格投资者的投资额度来看,上限还远未达到。另一方面,截至第三季度末,鲁谷通的持股规模几乎是QFII/RQFII的两倍。随着互联机制的逐步成熟,路谷通取代QFII成为一种趋势。

《红周刊》:据基金公司统计,今年上半年,境内外公募基金持有的a股市值差距进一步缩小。截至第三季度,差额仅为3454亿元。业内人士认为,外资正在控制中国“核心资产”的定价权。你怎么想呢?

张淑婉:这个观点并不完全准确。首先,外资确实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核心资产”的定价。作为近几年市场上的重要边际增量,从过去三年的市场运行特征来看,外资已经对a股投资行为和定价模式产生了重要影响。此外,外资已成为a股行业的新动力,尤其是在对消费类股走势的影响方面。从2017年至今,北方持有的资本占a股总流通市值的比例从0.6%上升到1.99%,而在一些消费领域,北方持有的资本比例甚至接近10%。大消费是资本北上的最优先领域,其行业的兴衰与外资持股之间的关联非常明显。

更重要的是,a股投资者的结构也在发生系统性的变化。除了外资,国内中长期资金也聚集到“核心资产”上。监管机构明确强调要为资本市场引入中长期基金。未来,公开发行的趋势将会继续,而soc

张淑婉:美国股票增长的关键在于:(1)价值投资导致的低估值波动;(2)经济长期保持高增长率。(3)大量回购促进了每股收益的增长,稳定了每股收益的下降。其中,持续的经济增长和长期的向上表现是牛市的基础。科技公司代表了经济高速增长的方向,已经成为推动牛市的重要力量。有价值的投资风格和根深蒂固的股利回购文化是市场稳定增长的保证。更重要的是,美国股市已经逐渐形成了以机构投资者为主导、长期配置资金为主导的市场格局。

a股市场的“核心资产”往往是消费类股,其根本原因是中国大部分行业领军企业没有在a股上市,大部分金融周期领军企业在a股上市,消费类领军企业基本上只在a股上市。事实上,十大上市科技公司中只有两家是a股上市的,而消费板块的前20家上市公司中有16家是a股上市的,前10家都是a股上市的。这一现象的背后,主要是由于国内监管的限制和资本市场的不成熟发展。许多领先的科技公司没有在a股上市,而是选择了其他市场。

《红周刊》:今年11月,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将把指数中所有中国a股的包含系数从15%提高到20%,同时,中国a股将以20%的包含系数被纳入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就a股中端市场股票而言,电子和电脑等科技股显然太多了。这是否意味着外资将超过a股科技股?

张淑婉:根据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目前披露的a股大中型股名单,行业内大中型股的分布存在显着差异。大型上市公司主要分布在非银企、餐饮、医药、房地产和家电行业。然而,中型股主要分布在医药、计算机、电子、化工和食品饮料行业。也就是说,从板块分布的角度来看,大盘股主要集中在金融房地产和大型消费行业,而中盘股更侧重于电脑和电子等成长型行业。

据估计,大约20%的外国投资是被动的,这意味着所有中端市场的股票都将受益于这种扩张,包括中端市场的科技股。同时,对于80%的活跃基金,参照以往外资选股的偏好,预期中端市场份额中具有高净资产收益率、良好现金流、业绩稳定和高经济增长的领先技术子行业将被外资超额认购。

《红周刊》: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投资者应该如何在科技股和消费股之间分配?

张淑婉:目前,科技和新兴产业作为国家的重点发展方向,已经开始在国内经济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这必将成为推动a股市场牛增长的重要力量。此时,基于中国经济转型和科技赋权的背景,我们重视先进制造业和高管团队领域的“核心资产”。在投资方面,明年上半年,随着通胀峰值的过去,宽松政策的空间将会打开,更灵活的科技股有望首先受益。至于消费类股,虽然短期内消费类股的性价比不高,但如果从中国内需增长和人口变化的长期趋势来看,消费仍然是最具决定性的方向。因此,在2020年上半年从科技股寻找机会后,预计下半年将再次转向价值股,而消费类股仍是市场上最受关注的板块。

香港股市的“核心资产”是金融、信息技术和房地产建设

《红周刊》:当你在2019年第三季度管理上海摩根香港精选香港沪港通混合基金时,占该基金净资产值比例最高的行业是消费品非必需品。这种分配的逻辑是什么?

张淑婉:原因

张淑婉:从外资全球配置的角度来看,可以说外资倾向于在不同的市场配置“核心资产”。从外资持股占行业总市值的比例来看,香港的能源、信息技术等行业最受外资青睐。从外资本身的地位结构来看,金融业、信息技术业和房地产建筑业所占的比重相对较高。其中,国内银行和保险领军企业以及国内房地产建设领军企业最受外国投资者青睐。

与同行业的国际领先企业相比,香港股票的核心资产整体估值仍有明显的折让。特别是在金融等领域,在经历了以往人民币贬值和香港社会形势的影响后,目前的估值被大大低估,具有较高的性价比。

《红周刊》:属于中国市场的外国投资者在投资过程中如何看待a股和港股的定价和估值?

张淑婉:a股和港股的定价和估值。一方面,a股比港股有长期溢价。原因是香港股票投资者以国际配置资金为主,交易活动相对较低,导致港股流动性折价。同时,由于配置力量的主导作用,港股更重视企业利润,不喜欢不确定性,在业绩确定后往往会做出明显的反应。

另一方面,港股的定价在很大程度上受人民币汇率的影响,这主要是因为港股的基本面是中国的经济和商业运作,是以人民币定价的。然而,大多数香港股票投资者都以美元计价。因此,当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时,香港交易所往往会面临下行压力。反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