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关有我,请祖国放心!

  • 日期:10-18
  • 点击:(797)


中国军事网昨天我想分享

国庆节前夕,西藏阿里军的一名边防军官在海拔5300多米的高空巡逻。刘晓东摄

海拔6280米

五星级红旗飘扬的雪峰冰川

白雪皑皑的金色秋天,传奇的尼玛冰川就像烈日下的宝石。

一个迷彩队在高原沿岸挣扎。此时,讲师Sun Decai的作战背包带有崭新的旗帜。

10月1日,西藏军区边防小组组织了一个小队,在米的最高海拔巡逻松马尼玛冰川。国庆巡逻期间,公司所有官兵向党支部提交了申请。

在远处,白色冰川悬在雪线上方。 “注意你的脚。”伊凯中士提醒巡逻的第一名巡逻员杨光辉,通往冰川的碎石路是多年冻土。

“小心冰洞。”走在队伍前,孙德才的心已挂在上,温度不断升高,脚下的黑冰可能融化成冰。曾在高原呆了12年的经验丰富的齐一凯清楚地记得他巡逻并滑到冰洞里……此后,该公司成立了33,354名经验丰富的老兵来探索这条路,新招募了新兵跟着。

在这条道路上巡逻了十多年的资深贡品拉古纳(Laguna)开辟了前进的道路。时不时有碎石滚落下来,每个人都在每个人的腰部绑上一条长绳,并共同努力冲刺至顶峰。

艰难的跋涉后,巡逻队到达了尼玛冰川。此时,汗水和雪水浸入训练服中。

士兵们庄严地发射了五星级的红旗,红旗飘扬在雪峰上方。 “与我有边界,请放心祖国!”这个神圣的时刻将深刻地铭刻在官兵的记忆中。

海拔4590米

西方警卫队挺身而出。

■刘深《解放军日报》特约记者张强

10月1日,在“西部第一哨兵” Smhana边防公司,一支巡逻队前往海拔4,590米的某个地点。

要到达庐山脚下,邓云龙下士的心很紧:通往大坂的道路是在悬崖附近修建的。他在平原上长大,从未经历过如此危险的道路。

班长高成伟和邓云龙在他身后。随着海拔的升高,每个人的呼吸逐渐变得越来越紧迫。腿部像铅一样沉重,攀爬的速度减慢了。

最后一个100米的陡坡是最难爬的部分。取出预先准备好的绳索,然后将其绑在腰上。官兵们将一一爬上来,不时会有碎石从悬崖上滚下来。四年级中士高成(Gao Cheng)将于今年年底退休,他自愿参加了这次巡逻任务。这是高成在边境防务前度过的第16个国庆节,这是他的军事生涯中的第70次陡峭攀登。

在团队面前行走时,高成小心地踩了一只脚,然后踩到另一只脚。在他身后,同志们既深又浅,爬上了班长的足迹。突然,朱允夫下士的脚滑了下来,身体的惯性直线滑到了悬崖的边缘。连长朱建全立即抓住了他……一路向上,他们冒着多重风险,终于到达了巡逻点。

传统的红色边界纪念碑,大修监测设备.随后,连长朱建全向团报告了情况。

高级士兵杨光涛朝远方默默地对他的母亲说:“国庆期间,我为扞卫祖国的边界柱而感到光荣!”

(本文于2019年10月4日在《解放军报》发表)

收集报告投诉

国庆节前夕,西藏阿里军的一名边防军官在海拔5300多米的高空巡逻。刘晓东摄

海拔6280米

五星级红旗飘扬的雪峰冰川

白雪皑皑的金色秋天,传奇的尼玛冰川就像烈日下的宝石。

一个迷彩队在高原沿岸挣扎。此时,讲师Sun Decai的作战背包带有崭新的旗帜。

10月1日,西藏军区边防小组组织了一个小队,在米的最高海拔巡逻松马尼玛冰川。国庆巡逻期间,公司所有官兵向党支部提交了申请。

在远处,白色冰川悬在雪线上方。 “注意你的脚。”伊凯中士提醒巡逻的第一名巡逻员杨光辉,通往冰川的碎石路是多年冻土。

“小心冰洞。”走在队伍前,孙德才的心已挂在上,温度不断升高,脚下的黑冰可能融化成冰。曾在高原呆了12年的经验丰富的齐一凯清楚地记得他巡逻并滑到冰洞里……此后,该公司成立了33,354名经验丰富的老兵来探索这条路,新招募了新兵跟着。

在这条道路上巡逻了十多年的资深贡品拉古纳(Laguna)开辟了前进的道路。时不时有碎石滚落下来,每个人都在每个人的腰部绑上一条长绳,并共同努力冲刺至顶峰。

艰难的跋涉后,巡逻队到达了尼玛冰川。此时,汗水和雪水浸入训练服中。

士兵们庄严地发射了五星级的红旗,红旗飘扬在雪峰上方。 “与我有边界,请放心祖国!”这个神圣的时刻将深刻地铭刻在官兵的记忆中。

海拔4590米

西方警卫队挺身而出。

■刘深《解放军日报》特约记者张强

10月1日,在“西部第一哨兵” Smhana边防公司,一支巡逻队前往海拔4,590米的某个地点。

要到达庐山脚下,邓云龙下士的心很紧:通往大坂的道路是在悬崖附近修建的。他在平原上长大,从未经历过如此危险的道路。

班长高成伟和邓云龙在他身后。随着海拔的升高,每个人的呼吸逐渐变得越来越紧迫。腿部像铅一样沉重,攀爬的速度减慢了。

最后一个100米的陡坡是最难爬的部分。取出预先准备好的绳索,然后将其绑在腰上。官兵们将一一爬上来,不时会有碎石从悬崖上滚下来。四年级中士高成(Gao Cheng)将于今年年底退休,他自愿参加了这次巡逻任务。这是高成在边境防务前度过的第16个国庆节,这是他的军事生涯中的第70次陡峭攀登。

在团队面前行走时,高成小心地踩了一只脚,然后踩到另一只脚。在他身后,同志们既深又浅,爬上了班长的足迹。突然,朱允夫下士的脚滑了下来,身体的惯性直线滑到了悬崖的边缘。连长朱建全立即抓住了他……一路向上,他们冒着多重风险,终于到达了巡逻点。

传统的红色边界纪念碑,大修监测设备.随后,连长朱建全向团报告了情况。

高级士兵杨光涛朝远方默默地对他的母亲说:“国庆期间,我为扞卫祖国的边界柱而感到光荣!”

(本文于2019年10月4日在《解放军报》发表)